市场营销

市场营销

智慧药店、医联体+AI,微医如何构建互联网医疗生态

动脉网&&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53 次浏览 • 2017-04-26 21:33 • 来自相关话题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除开5分钟的寒暄之外,包括动脉网(公众号:vcbeat)在内的记者只在第32分钟、第45分钟问出了两个问题。其余时间,在近十个记者环绕之下,微医集团创始人兼CEO廖杰远侃侃而言,逻辑缜密流畅,前后自恰。
微医今年已经7岁,经历了3轮融资,估值近200亿。注册用户超1.5亿,每年通过微医实现的诊疗服务超过2亿人次,是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入口之一。2017年,在微医的战略当中,或可解读出一些“思变”的信息。
微医如何服务智慧药店联盟
微医要涉足药品业务了,这是廖杰远向记者传达的第一个信息。
当日他现身杭州西湖论坛的主要目的即为新成立的“智慧药店联盟”站台。该项目由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起,微医作为主要牵头方,将为药店提供基于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


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仪式
按廖杰远的说法,智慧药店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医药工业企业和零售企业从传统模式向创新商业模式转型。具体实操层面,前端由微医为药店提供远程问诊、电子处方、预约挂号、导诊转诊等服务,后端由药店ERP直接接入工业企业,进行药品采购,同时辅以慢病管理、会员管理等业务,让零售终端成为医疗服务中心、健康管理中心,并有效承接医药分开和分级诊疗功能。
廖杰远表示,过去药店的主要职能和功能是药品售卖,并且在品类上还有限制,主要只能卖OTC、保健品等,从事处方药销售存在诸多瓶颈,包括处方来源,药品上架量等。其次是药店整体的连锁率并不高,2/3都是单体药店,(大型)连锁药店只有1/3,跟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弱,缺少话语权。
基于此原因,智慧药店药店联盟会逐步解决医药零售业态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让药店接入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药店可通过该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基础的诊疗服务,并可根据情况以互联网医院的资质开具电子处方,解决药店处方来源问题。
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在采购上会形成联盟,与工业企业集中议价,保证由工业企业直达药店,减少过程中的消耗及价格失真。同时,药店的ERP直接接入医药工业企业,可以实现便捷的药品采购。
“这个联盟成员越多,影响越大,与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就越强,过程中间节约的成本为参与方带来更多价值空间。”廖杰远对包括动脉网在内的记者表示。
廖杰远还讲到了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中间的一个小插曲,“我在会议现场看到,台下一边坐的是工业企业,一边坐的是零售企业。谁牵头都不合适,让我牵头好了,因为我跟两边都是朋友,也不存在利益竞争。”
事实上,智慧药店业务早有尝试,只是此前微医及廖杰远并未像这次一样对外界公开发声。动脉网此前报道过微医药诊店项目,或可看做智慧药店联盟的雏形。
该项目于去年3月发起,截至2017年3月,已经连接超过1.2万家药店,日均问诊量超过2.6万,并为合作药店带来人流及营收上的提升。


药诊店
廖杰远做了一个类比,美国类似的项目为CVS分钟诊所,药诊店即为中国版的分钟诊所。
这一次,智慧药店联盟在药诊店之外还携“集团采购”概念而来,对零售业态和工业营销的渗透更深,或可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廖杰远也表示:“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药店成长更快,尤其是单体药店。加上集采模式,将为相关合作方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
不仅如此,采访中廖杰远还透露出智慧药店联盟更多的发力方向。他提到,由于医药分开已经是大势所趋,微医将帮助合作的医院进行更多处方外流和医药分开的探索(微医已经与2400多家医院有合作),而承接的实施者即为智慧药店联盟。
互联网医疗不能飘在空中
参与到医疗流程当中去,是廖杰远理解的互联网医疗能够良性发展的关键点。他表示,原有互联网医院有医事中心和药事中心,此次药事中心落地为智慧药店联盟,医事中心落地即为医联体平台。
他具体介绍,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工作会十项任务重点第一项就是医联体,要求全国三级医院必须建立医联体,今年六月份之前要拿出医联体具体方案出来。
而微医在建的互联网医院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医联体的标准在建,首先乌镇建的第一家,接下来落地到各个省。具体执行方式为微医在各省建立一家互联网医院,并与当地的省市县中心医院合作,帮助建立当地的医联体,微医在各地落地的互联网医院亦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可实现上下转诊、远程诊疗、多方会诊。
微医内部有一个“311”工程,3代表把医药险三项能力落地到线下医院;第一个1是微医会支持1000家中心医院(省市县)建立医联体,一年时间乌镇互联医院模式全国铺开,在19省建立互联网医院,微医基于互联网建成了最大的线上线下结合的医联体;第二个1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建立10万个基层医疗机构(类似于药店接诊点),最后把几者联系起来,形成多向互动的整体。
其中的逻辑关系在于,通过落实“311”计划,既解决了医院与医院之间医患资源共享,同时与智慧药店形成互动,以智慧药店承接医联体内医院的处方外流、医院间处方流转、医联体云药房、医院药房托管等,实现多级医疗机构联动,并提供有效的药品供应。
微医做落地的互联网医疗的做法也打破了此前关于互联网医疗飘在空中,对实体医疗没有帮助的言论。首先,微医在各省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均以实体医院为基础,并且微医还在杭州开办了首家全科诊所,以实体形式延伸互联网医院的模式得到了印证;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建立更多的基层接诊点,有效扩大合作医院的服务半径,提高医生资源的利用率,同时实现就医到买药之间的无缝衔接,为患者(尤其是轻微症状和慢病患者)节约了就医时间,提升了就医效率。
从工具到生态
如果说此前的微医更多的是就医导诊的工具的话,以后的微医可能要把重心放在建立生态上。
廖杰远也在采访中提到,把医疗(医药)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集中在微医平台上,微医可通过增值服务的方式拓展更多商业上的可能性。“刚才提到留多少(利润)给智慧药店联盟,我觉得可以留也可以不留,因为最终可以通过保险等方式实现。”廖杰远对智慧药店项目的利润空间这样解释。
他以腾讯的例子作比,腾讯以永久免费的模式集聚了大量的用户,然后才衍生出增值服务、付费服务,并成长为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的逻辑即为平台加生态,微医或可从这种模式当中受益,探索互联网医疗的独特模式。
平台的出发点在何处?能够为参与放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帮助参与方自身成长,壮大。基于此逻辑,微医重点发力的点就是互联网医联体+AI。
今年3月25日,微医向浙江大学捐赠1个亿用于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发展。该中心由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牵头,在浙大和杭州湾信息港同时挂牌,参与方包括浙大计算机学院、信息院、医学院等,是国内首家开放式医学人工智能平台。
廖杰远在采访中详述了参与医学人工智能项目的原因,他表示,实际上本质还是出于对互联网医疗进程的理解。互联网最基础的任务是“连接”,包括医联体、智慧药店等项目的初衷一开始即为连接;第二个阶段即为提升,AI就是提升中国医疗能力的重要手段。
“我们跟贾伟平教授也在合作糖尿病机器医生,他的目标是把糖尿病机器人医生配给每位基层医生,糖尿病医生能够达到专家80%的水平,剩下的20%可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提升基层医生能力,是廖杰远发力医疗人工智能的主要动因,同时也考虑到了和互联网医疗在其中发挥作用。
具体应用方面,廖杰远设想的是,利用AI把已知的经验转化为程序,然后替代人力,实现辅助诊断,即帮助基层医生,又减轻重点医生资源的劳动。
“最后互联网医疗的突破口一定在AI,整个行业价值提升就在这里;互联网医疗落地在哪里,就是医联体和智慧药店,这二者结合起来,就代表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所在。”廖杰远表示。
智慧药店、医联体、互联网医疗+AI,微医为医疗服务需求和供给方提供了平台和工具,串联起了完整的业务链条,生态正逐渐成型。 查看全部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除开5分钟的寒暄之外,包括动脉网(公众号:vcbeat)在内的记者只在第32分钟、第45分钟问出了两个问题。其余时间,在近十个记者环绕之下,微医集团创始人兼CEO廖杰远侃侃而言,逻辑缜密流畅,前后自恰。
微医今年已经7岁,经历了3轮融资,估值近200亿。注册用户超1.5亿,每年通过微医实现的诊疗服务超过2亿人次,是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入口之一。2017年,在微医的战略当中,或可解读出一些“思变”的信息。

微医如何服务智慧药店联盟

微医要涉足药品业务了,这是廖杰远向记者传达的第一个信息。
当日他现身杭州西湖论坛的主要目的即为新成立的“智慧药店联盟”站台。该项目由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起,微医作为主要牵头方,将为药店提供基于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


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仪式
按廖杰远的说法,智慧药店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医药工业企业和零售企业从传统模式向创新商业模式转型。具体实操层面,前端由微医为药店提供远程问诊、电子处方、预约挂号、导诊转诊等服务,后端由药店ERP直接接入工业企业,进行药品采购,同时辅以慢病管理、会员管理等业务,让零售终端成为医疗服务中心、健康管理中心,并有效承接医药分开和分级诊疗功能。
廖杰远表示,过去药店的主要职能和功能是药品售卖,并且在品类上还有限制,主要只能卖OTC、保健品等,从事处方药销售存在诸多瓶颈,包括处方来源,药品上架量等。其次是药店整体的连锁率并不高,2/3都是单体药店,(大型)连锁药店只有1/3,跟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弱,缺少话语权。
基于此原因,智慧药店药店联盟会逐步解决医药零售业态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让药店接入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药店可通过该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基础的诊疗服务,并可根据情况以互联网医院的资质开具电子处方,解决药店处方来源问题。
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在采购上会形成联盟,与工业企业集中议价,保证由工业企业直达药店,减少过程中的消耗及价格失真。同时,药店的ERP直接接入医药工业企业,可以实现便捷的药品采购。
“这个联盟成员越多,影响越大,与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就越强,过程中间节约的成本为参与方带来更多价值空间。”廖杰远对包括动脉网在内的记者表示。
廖杰远还讲到了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中间的一个小插曲,“我在会议现场看到,台下一边坐的是工业企业,一边坐的是零售企业。谁牵头都不合适,让我牵头好了,因为我跟两边都是朋友,也不存在利益竞争。”
事实上,智慧药店业务早有尝试,只是此前微医及廖杰远并未像这次一样对外界公开发声。动脉网此前报道过微医药诊店项目,或可看做智慧药店联盟的雏形。
该项目于去年3月发起,截至2017年3月,已经连接超过1.2万家药店,日均问诊量超过2.6万,并为合作药店带来人流及营收上的提升。


药诊店
廖杰远做了一个类比,美国类似的项目为CVS分钟诊所,药诊店即为中国版的分钟诊所。
这一次,智慧药店联盟在药诊店之外还携“集团采购”概念而来,对零售业态和工业营销的渗透更深,或可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廖杰远也表示:“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药店成长更快,尤其是单体药店。加上集采模式,将为相关合作方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
不仅如此,采访中廖杰远还透露出智慧药店联盟更多的发力方向。他提到,由于医药分开已经是大势所趋,微医将帮助合作的医院进行更多处方外流和医药分开的探索(微医已经与2400多家医院有合作),而承接的实施者即为智慧药店联盟。

互联网医疗不能飘在空中

参与到医疗流程当中去,是廖杰远理解的互联网医疗能够良性发展的关键点。他表示,原有互联网医院有医事中心和药事中心,此次药事中心落地为智慧药店联盟,医事中心落地即为医联体平台。
他具体介绍,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工作会十项任务重点第一项就是医联体,要求全国三级医院必须建立医联体,今年六月份之前要拿出医联体具体方案出来。
而微医在建的互联网医院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医联体的标准在建,首先乌镇建的第一家,接下来落地到各个省。具体执行方式为微医在各省建立一家互联网医院,并与当地的省市县中心医院合作,帮助建立当地的医联体,微医在各地落地的互联网医院亦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可实现上下转诊、远程诊疗、多方会诊。
微医内部有一个“311”工程,3代表把医药险三项能力落地到线下医院;第一个1是微医会支持1000家中心医院(省市县)建立医联体,一年时间乌镇互联医院模式全国铺开,在19省建立互联网医院,微医基于互联网建成了最大的线上线下结合的医联体;第二个1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建立10万个基层医疗机构(类似于药店接诊点),最后把几者联系起来,形成多向互动的整体。
其中的逻辑关系在于,通过落实“311”计划,既解决了医院与医院之间医患资源共享,同时与智慧药店形成互动,以智慧药店承接医联体内医院的处方外流、医院间处方流转、医联体云药房、医院药房托管等,实现多级医疗机构联动,并提供有效的药品供应。
微医做落地的互联网医疗的做法也打破了此前关于互联网医疗飘在空中,对实体医疗没有帮助的言论。首先,微医在各省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均以实体医院为基础,并且微医还在杭州开办了首家全科诊所,以实体形式延伸互联网医院的模式得到了印证;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建立更多的基层接诊点,有效扩大合作医院的服务半径,提高医生资源的利用率,同时实现就医到买药之间的无缝衔接,为患者(尤其是轻微症状和慢病患者)节约了就医时间,提升了就医效率。

从工具到生态

如果说此前的微医更多的是就医导诊的工具的话,以后的微医可能要把重心放在建立生态上。
廖杰远也在采访中提到,把医疗(医药)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集中在微医平台上,微医可通过增值服务的方式拓展更多商业上的可能性。“刚才提到留多少(利润)给智慧药店联盟,我觉得可以留也可以不留,因为最终可以通过保险等方式实现。”廖杰远对智慧药店项目的利润空间这样解释。
他以腾讯的例子作比,腾讯以永久免费的模式集聚了大量的用户,然后才衍生出增值服务、付费服务,并成长为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的逻辑即为平台加生态,微医或可从这种模式当中受益,探索互联网医疗的独特模式。
平台的出发点在何处?能够为参与放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帮助参与方自身成长,壮大。基于此逻辑,微医重点发力的点就是互联网医联体+AI。
今年3月25日,微医向浙江大学捐赠1个亿用于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发展。该中心由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牵头,在浙大和杭州湾信息港同时挂牌,参与方包括浙大计算机学院、信息院、医学院等,是国内首家开放式医学人工智能平台。
廖杰远在采访中详述了参与医学人工智能项目的原因,他表示,实际上本质还是出于对互联网医疗进程的理解。互联网最基础的任务是“连接”,包括医联体、智慧药店等项目的初衷一开始即为连接;第二个阶段即为提升,AI就是提升中国医疗能力的重要手段。
“我们跟贾伟平教授也在合作糖尿病机器医生,他的目标是把糖尿病机器人医生配给每位基层医生,糖尿病医生能够达到专家80%的水平,剩下的20%可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提升基层医生能力,是廖杰远发力医疗人工智能的主要动因,同时也考虑到了和互联网医疗在其中发挥作用。
具体应用方面,廖杰远设想的是,利用AI把已知的经验转化为程序,然后替代人力,实现辅助诊断,即帮助基层医生,又减轻重点医生资源的劳动。
“最后互联网医疗的突破口一定在AI,整个行业价值提升就在这里;互联网医疗落地在哪里,就是医联体和智慧药店,这二者结合起来,就代表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所在。”廖杰远表示。
智慧药店、医联体、互联网医疗+AI,微医为医疗服务需求和供给方提供了平台和工具,串联起了完整的业务链条,生态正逐渐成型。

智慧药店、医联体+AI,微医如何构建互联网医疗生态

动脉网&&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53 次浏览 • 2017-04-26 21:33 • 来自相关话题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除开5分钟的寒暄之外,包括动脉网(公众号:vcbeat)在内的记者只在第32分钟、第45分钟问出了两个问题。其余时间,在近十个记者环绕之下,微医集团创始人兼CEO廖杰远侃侃而言,逻辑缜密流畅,前后自恰。
微医今年已经7岁,经历了3轮融资,估值近200亿。注册用户超1.5亿,每年通过微医实现的诊疗服务超过2亿人次,是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入口之一。2017年,在微医的战略当中,或可解读出一些“思变”的信息。
微医如何服务智慧药店联盟
微医要涉足药品业务了,这是廖杰远向记者传达的第一个信息。
当日他现身杭州西湖论坛的主要目的即为新成立的“智慧药店联盟”站台。该项目由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起,微医作为主要牵头方,将为药店提供基于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


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仪式
按廖杰远的说法,智慧药店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医药工业企业和零售企业从传统模式向创新商业模式转型。具体实操层面,前端由微医为药店提供远程问诊、电子处方、预约挂号、导诊转诊等服务,后端由药店ERP直接接入工业企业,进行药品采购,同时辅以慢病管理、会员管理等业务,让零售终端成为医疗服务中心、健康管理中心,并有效承接医药分开和分级诊疗功能。
廖杰远表示,过去药店的主要职能和功能是药品售卖,并且在品类上还有限制,主要只能卖OTC、保健品等,从事处方药销售存在诸多瓶颈,包括处方来源,药品上架量等。其次是药店整体的连锁率并不高,2/3都是单体药店,(大型)连锁药店只有1/3,跟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弱,缺少话语权。
基于此原因,智慧药店药店联盟会逐步解决医药零售业态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让药店接入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药店可通过该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基础的诊疗服务,并可根据情况以互联网医院的资质开具电子处方,解决药店处方来源问题。
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在采购上会形成联盟,与工业企业集中议价,保证由工业企业直达药店,减少过程中的消耗及价格失真。同时,药店的ERP直接接入医药工业企业,可以实现便捷的药品采购。
“这个联盟成员越多,影响越大,与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就越强,过程中间节约的成本为参与方带来更多价值空间。”廖杰远对包括动脉网在内的记者表示。
廖杰远还讲到了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中间的一个小插曲,“我在会议现场看到,台下一边坐的是工业企业,一边坐的是零售企业。谁牵头都不合适,让我牵头好了,因为我跟两边都是朋友,也不存在利益竞争。”
事实上,智慧药店业务早有尝试,只是此前微医及廖杰远并未像这次一样对外界公开发声。动脉网此前报道过微医药诊店项目,或可看做智慧药店联盟的雏形。
该项目于去年3月发起,截至2017年3月,已经连接超过1.2万家药店,日均问诊量超过2.6万,并为合作药店带来人流及营收上的提升。


药诊店
廖杰远做了一个类比,美国类似的项目为CVS分钟诊所,药诊店即为中国版的分钟诊所。
这一次,智慧药店联盟在药诊店之外还携“集团采购”概念而来,对零售业态和工业营销的渗透更深,或可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廖杰远也表示:“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药店成长更快,尤其是单体药店。加上集采模式,将为相关合作方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
不仅如此,采访中廖杰远还透露出智慧药店联盟更多的发力方向。他提到,由于医药分开已经是大势所趋,微医将帮助合作的医院进行更多处方外流和医药分开的探索(微医已经与2400多家医院有合作),而承接的实施者即为智慧药店联盟。
互联网医疗不能飘在空中
参与到医疗流程当中去,是廖杰远理解的互联网医疗能够良性发展的关键点。他表示,原有互联网医院有医事中心和药事中心,此次药事中心落地为智慧药店联盟,医事中心落地即为医联体平台。
他具体介绍,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工作会十项任务重点第一项就是医联体,要求全国三级医院必须建立医联体,今年六月份之前要拿出医联体具体方案出来。
而微医在建的互联网医院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医联体的标准在建,首先乌镇建的第一家,接下来落地到各个省。具体执行方式为微医在各省建立一家互联网医院,并与当地的省市县中心医院合作,帮助建立当地的医联体,微医在各地落地的互联网医院亦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可实现上下转诊、远程诊疗、多方会诊。
微医内部有一个“311”工程,3代表把医药险三项能力落地到线下医院;第一个1是微医会支持1000家中心医院(省市县)建立医联体,一年时间乌镇互联医院模式全国铺开,在19省建立互联网医院,微医基于互联网建成了最大的线上线下结合的医联体;第二个1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建立10万个基层医疗机构(类似于药店接诊点),最后把几者联系起来,形成多向互动的整体。
其中的逻辑关系在于,通过落实“311”计划,既解决了医院与医院之间医患资源共享,同时与智慧药店形成互动,以智慧药店承接医联体内医院的处方外流、医院间处方流转、医联体云药房、医院药房托管等,实现多级医疗机构联动,并提供有效的药品供应。
微医做落地的互联网医疗的做法也打破了此前关于互联网医疗飘在空中,对实体医疗没有帮助的言论。首先,微医在各省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均以实体医院为基础,并且微医还在杭州开办了首家全科诊所,以实体形式延伸互联网医院的模式得到了印证;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建立更多的基层接诊点,有效扩大合作医院的服务半径,提高医生资源的利用率,同时实现就医到买药之间的无缝衔接,为患者(尤其是轻微症状和慢病患者)节约了就医时间,提升了就医效率。
从工具到生态
如果说此前的微医更多的是就医导诊的工具的话,以后的微医可能要把重心放在建立生态上。
廖杰远也在采访中提到,把医疗(医药)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集中在微医平台上,微医可通过增值服务的方式拓展更多商业上的可能性。“刚才提到留多少(利润)给智慧药店联盟,我觉得可以留也可以不留,因为最终可以通过保险等方式实现。”廖杰远对智慧药店项目的利润空间这样解释。
他以腾讯的例子作比,腾讯以永久免费的模式集聚了大量的用户,然后才衍生出增值服务、付费服务,并成长为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的逻辑即为平台加生态,微医或可从这种模式当中受益,探索互联网医疗的独特模式。
平台的出发点在何处?能够为参与放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帮助参与方自身成长,壮大。基于此逻辑,微医重点发力的点就是互联网医联体+AI。
今年3月25日,微医向浙江大学捐赠1个亿用于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发展。该中心由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牵头,在浙大和杭州湾信息港同时挂牌,参与方包括浙大计算机学院、信息院、医学院等,是国内首家开放式医学人工智能平台。
廖杰远在采访中详述了参与医学人工智能项目的原因,他表示,实际上本质还是出于对互联网医疗进程的理解。互联网最基础的任务是“连接”,包括医联体、智慧药店等项目的初衷一开始即为连接;第二个阶段即为提升,AI就是提升中国医疗能力的重要手段。
“我们跟贾伟平教授也在合作糖尿病机器医生,他的目标是把糖尿病机器人医生配给每位基层医生,糖尿病医生能够达到专家80%的水平,剩下的20%可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提升基层医生能力,是廖杰远发力医疗人工智能的主要动因,同时也考虑到了和互联网医疗在其中发挥作用。
具体应用方面,廖杰远设想的是,利用AI把已知的经验转化为程序,然后替代人力,实现辅助诊断,即帮助基层医生,又减轻重点医生资源的劳动。
“最后互联网医疗的突破口一定在AI,整个行业价值提升就在这里;互联网医疗落地在哪里,就是医联体和智慧药店,这二者结合起来,就代表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所在。”廖杰远表示。
智慧药店、医联体、互联网医疗+AI,微医为医疗服务需求和供给方提供了平台和工具,串联起了完整的业务链条,生态正逐渐成型。 查看全部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除开5分钟的寒暄之外,包括动脉网(公众号:vcbeat)在内的记者只在第32分钟、第45分钟问出了两个问题。其余时间,在近十个记者环绕之下,微医集团创始人兼CEO廖杰远侃侃而言,逻辑缜密流畅,前后自恰。
微医今年已经7岁,经历了3轮融资,估值近200亿。注册用户超1.5亿,每年通过微医实现的诊疗服务超过2亿人次,是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入口之一。2017年,在微医的战略当中,或可解读出一些“思变”的信息。

微医如何服务智慧药店联盟

微医要涉足药品业务了,这是廖杰远向记者传达的第一个信息。
当日他现身杭州西湖论坛的主要目的即为新成立的“智慧药店联盟”站台。该项目由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发起,微医作为主要牵头方,将为药店提供基于乌镇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


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仪式
按廖杰远的说法,智慧药店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医药工业企业和零售企业从传统模式向创新商业模式转型。具体实操层面,前端由微医为药店提供远程问诊、电子处方、预约挂号、导诊转诊等服务,后端由药店ERP直接接入工业企业,进行药品采购,同时辅以慢病管理、会员管理等业务,让零售终端成为医疗服务中心、健康管理中心,并有效承接医药分开和分级诊疗功能。
廖杰远表示,过去药店的主要职能和功能是药品售卖,并且在品类上还有限制,主要只能卖OTC、保健品等,从事处方药销售存在诸多瓶颈,包括处方来源,药品上架量等。其次是药店整体的连锁率并不高,2/3都是单体药店,(大型)连锁药店只有1/3,跟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弱,缺少话语权。
基于此原因,智慧药店药店联盟会逐步解决医药零售业态存在的问题。首先是让药店接入乌镇互联网医院,之后药店可通过该平台为消费者提供基础的诊疗服务,并可根据情况以互联网医院的资质开具电子处方,解决药店处方来源问题。
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在采购上会形成联盟,与工业企业集中议价,保证由工业企业直达药店,减少过程中的消耗及价格失真。同时,药店的ERP直接接入医药工业企业,可以实现便捷的药品采购。
“这个联盟成员越多,影响越大,与工业企业的议价能力就越强,过程中间节约的成本为参与方带来更多价值空间。”廖杰远对包括动脉网在内的记者表示。
廖杰远还讲到了智慧药店联盟成立中间的一个小插曲,“我在会议现场看到,台下一边坐的是工业企业,一边坐的是零售企业。谁牵头都不合适,让我牵头好了,因为我跟两边都是朋友,也不存在利益竞争。”
事实上,智慧药店业务早有尝试,只是此前微医及廖杰远并未像这次一样对外界公开发声。动脉网此前报道过微医药诊店项目,或可看做智慧药店联盟的雏形。
该项目于去年3月发起,截至2017年3月,已经连接超过1.2万家药店,日均问诊量超过2.6万,并为合作药店带来人流及营收上的提升。


药诊店
廖杰远做了一个类比,美国类似的项目为CVS分钟诊所,药诊店即为中国版的分钟诊所。
这一次,智慧药店联盟在药诊店之外还携“集团采购”概念而来,对零售业态和工业营销的渗透更深,或可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廖杰远也表示:“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药店成长更快,尤其是单体药店。加上集采模式,将为相关合作方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
不仅如此,采访中廖杰远还透露出智慧药店联盟更多的发力方向。他提到,由于医药分开已经是大势所趋,微医将帮助合作的医院进行更多处方外流和医药分开的探索(微医已经与2400多家医院有合作),而承接的实施者即为智慧药店联盟。

互联网医疗不能飘在空中

参与到医疗流程当中去,是廖杰远理解的互联网医疗能够良性发展的关键点。他表示,原有互联网医院有医事中心和药事中心,此次药事中心落地为智慧药店联盟,医事中心落地即为医联体平台。
他具体介绍,刘延东副总理主持的医改工作会十项任务重点第一项就是医联体,要求全国三级医院必须建立医联体,今年六月份之前要拿出医联体具体方案出来。
而微医在建的互联网医院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医联体的标准在建,首先乌镇建的第一家,接下来落地到各个省。具体执行方式为微医在各省建立一家互联网医院,并与当地的省市县中心医院合作,帮助建立当地的医联体,微医在各地落地的互联网医院亦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可实现上下转诊、远程诊疗、多方会诊。
微医内部有一个“311”工程,3代表把医药险三项能力落地到线下医院;第一个1是微医会支持1000家中心医院(省市县)建立医联体,一年时间乌镇互联医院模式全国铺开,在19省建立互联网医院,微医基于互联网建成了最大的线上线下结合的医联体;第二个1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平台建立10万个基层医疗机构(类似于药店接诊点),最后把几者联系起来,形成多向互动的整体。
其中的逻辑关系在于,通过落实“311”计划,既解决了医院与医院之间医患资源共享,同时与智慧药店形成互动,以智慧药店承接医联体内医院的处方外流、医院间处方流转、医联体云药房、医院药房托管等,实现多级医疗机构联动,并提供有效的药品供应。
微医做落地的互联网医疗的做法也打破了此前关于互联网医疗飘在空中,对实体医疗没有帮助的言论。首先,微医在各省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均以实体医院为基础,并且微医还在杭州开办了首家全科诊所,以实体形式延伸互联网医院的模式得到了印证;其次智慧药店联盟可以帮助建立更多的基层接诊点,有效扩大合作医院的服务半径,提高医生资源的利用率,同时实现就医到买药之间的无缝衔接,为患者(尤其是轻微症状和慢病患者)节约了就医时间,提升了就医效率。

从工具到生态

如果说此前的微医更多的是就医导诊的工具的话,以后的微医可能要把重心放在建立生态上。
廖杰远也在采访中提到,把医疗(医药)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集中在微医平台上,微医可通过增值服务的方式拓展更多商业上的可能性。“刚才提到留多少(利润)给智慧药店联盟,我觉得可以留也可以不留,因为最终可以通过保险等方式实现。”廖杰远对智慧药店项目的利润空间这样解释。
他以腾讯的例子作比,腾讯以永久免费的模式集聚了大量的用户,然后才衍生出增值服务、付费服务,并成长为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的逻辑即为平台加生态,微医或可从这种模式当中受益,探索互联网医疗的独特模式。
平台的出发点在何处?能够为参与放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帮助参与方自身成长,壮大。基于此逻辑,微医重点发力的点就是互联网医联体+AI。
今年3月25日,微医向浙江大学捐赠1个亿用于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发展。该中心由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牵头,在浙大和杭州湾信息港同时挂牌,参与方包括浙大计算机学院、信息院、医学院等,是国内首家开放式医学人工智能平台。
廖杰远在采访中详述了参与医学人工智能项目的原因,他表示,实际上本质还是出于对互联网医疗进程的理解。互联网最基础的任务是“连接”,包括医联体、智慧药店等项目的初衷一开始即为连接;第二个阶段即为提升,AI就是提升中国医疗能力的重要手段。
“我们跟贾伟平教授也在合作糖尿病机器医生,他的目标是把糖尿病机器人医生配给每位基层医生,糖尿病医生能够达到专家80%的水平,剩下的20%可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提升基层医生能力,是廖杰远发力医疗人工智能的主要动因,同时也考虑到了和互联网医疗在其中发挥作用。
具体应用方面,廖杰远设想的是,利用AI把已知的经验转化为程序,然后替代人力,实现辅助诊断,即帮助基层医生,又减轻重点医生资源的劳动。
“最后互联网医疗的突破口一定在AI,整个行业价值提升就在这里;互联网医疗落地在哪里,就是医联体和智慧药店,这二者结合起来,就代表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所在。”廖杰远表示。
智慧药店、医联体、互联网医疗+AI,微医为医疗服务需求和供给方提供了平台和工具,串联起了完整的业务链条,生态正逐渐成型。